第一章 嫁给小叔?

类别:古代言情 作者:授权字数:2384更新时间:2020/7/9 14:25:34

“娘,我嫁,嫁給小叔还不成吗?”周氏紧咬着下唇,泪流满面的望着脖子已挂在绳子上的邱氏。

邱氏才不管周氏此刻的绝望和无助,她只关注从周氏嘴里说出来的话。

她将脚踮起了一些,将脖子从绳子上挪开后,立马笑嘻嘻的从桌子上跳了下来,“这就对了,这家里哪儿能没个顶梁柱?你就安心等着,等老四回来就让他来将你们娘俩接过门。”

没听到回复,邱氏抬起了头来,却见周氏一脸的泪珠子,皱着眉头,“能嫁给老四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,若是老大再扛几个月,就将老四娶媳妇的银子攒够了。”

越想越气的她嫌恶的皱了一下眉头,“哪知老大是个不争气的,这才去多久,就死了?人家陈二蛋那傻子都还活着,前儿还往家里捎了饷银回来,真是个没用的东西,连个傻子都赶不上……”

每一个字,都犹如长针一般,深深扎在周氏的心里,让她痛不欲生。

悄悄将这一切纳入眼底的萧氿,收紧了放在身侧的手,暗黄宽大的脸上全是气愤。

花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,她才接受了自己穿越而来的事实。

从原主的记忆中,她翻找出了很多关于原主爹萧忠全的事。

邱氏共有六子,个个都是带把的。萧忠全在萧家排老大,身为老大,他也担起了照顾萧家的责任。

为了让萧家人都吃饱饭,萧忠全天不见亮就去地里忙活,太阳下山了,扔下锄头的他又急急忙忙去山里寻找猎物,他这么不管不顾夜里的危险,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让他唯一的闺女吃得白白胖胖,而他也做到了,将闺女养成了一个胖子。

两年前,两国开战,本就让百姓叫苦连天的赋税,因这次开战,又生生涨了两成,不仅如此,朝廷还敲锣打鼓的前来征兵。邱氏一听当兵有饷银拿,二话不说的就将萧忠全和老二萧忠义推了出去。

周氏日日盼,夜夜盼,好不容易盼到战事要结束了,马上就可以见到两年未曾见的相公了,谁曾想,等来的却是萧忠全战死沙场的消息。

好在,萧忠全跟了一个爱兵的将军,虽没能寻到萧忠全的尸体,却送了一笔银子过来。一向都将银子看得比命还重要的邱氏看到这份银子,嘴都笑歪了,哪儿又会想这是用她儿子的命换来的?

用了好几日,周氏才接受了相公已战死的事实,不想让相公变成孤魂野鬼的她哭着求邱氏,请求邱氏为相公立下一个衣冠冢 。

要掏银子?邱氏立马表明了态度,一个铜板都不会拿出来。最后还是在萧六萧忠鸿好说歹说之下,邱氏才拿出了两百个铜板给萧忠全立了一个坟。

这才过了多久?不到一个月,邱氏居然就将心思打到了周氏的身上。

让嫂子嫁给小叔子,虽说在这个穷乡僻壤有这样的先例,却也是令人不齿的。

邱氏离开后,周氏就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,任由萧氿说什么,都不出来。

没办法的萧氿只能守在门前,哪怕再困,她都提醒着自己不能懈怠,就怕周氏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。

就在她纠结着要不要破门而入时,周氏自己出来了。

“娘,饿了吧?我去给你端吃的。”

不待话落,她就跑了出去,脚刚迈过门槛,就见张媒婆挂着大笑脸的往这边而来,身后跟着的还有一油头满面的中年男子。

“胖丫, 你娘呢?”不等萧氿回话,张媒婆就伸长了脖子四处张望。

看到周氏在屋子里,她伸手一把推开了挡住她视线的萧氿,像见了亲人一般冲进去,热切的道:“萧家大媳妇,好消息。”

将周氏从屋里拽了出来,拉到了中年男子跟前,“这是褚大福,他呢,跟你一样,前不久家里那位没了,这不,听说了你的事,就托我带他过来看看。”

褚大福?

萧氿的眸光闪烁了一下,记忆中,她是听说过这个人的,传言说褚大福家是十里八村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,家里不仅有几十亩良田,就是院子,也是最大的,就冲这两点,多的是人想将闺女嫁入褚家。

还记得当初楚氏嫁给褚大福时,多少人在背后羡慕嫉妒?可惜的是,楚氏是个没福的,嫁过去没两年,就卧病在床,饶是褚家花了不少银子,也没能将楚氏的命留住。

周氏本就是被强拉来的,此番听了张媒婆的话后,心里更是有些抵触,身子下意识往后缩了缩,张嘴就要拒绝。

“我跟你说啊,你嫁过去了可是吃穿不愁,你不是心疼胖丫在萧家吃苦吗?这就是你的机会啊。”压低了声音,收到褚大福的暗示,扯出一抹笑容,从衣袖里拿出一支发簪, “你瞅瞅,这发簪可是值一两银子。”往周氏的手里一塞,“这个啊,是人家褚大福送给胖丫的见面礼,还说,要给胖丫备上丰厚的嫁妆呢!”

压低了声音,“你那婆婆是什么人你心里清楚,别说她不会给胖丫准备嫁妆,不将胖丫给卖了,就阿弥陀佛了。”

想到了什么,又放小了声音,“别怪我多嘴,我可是听说你那缺德的婆婆想将你嫁给你小叔子。你若真的嫁了你的小叔子,别说是你,就是胖丫,这一辈子也抬难以抬头。”

每一句,都如惊雷一般击在周氏的心里,让周氏的心再难平复。

“该说的话呢,我都跟你说了,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说着,张媒婆就迈出了腿,拉着还有些念念不舍的褚大福快速离开。

看着怔愣在原地独自抹泪的娘,萧氿的心猛然疼了一下。挪步走了过去, 紧紧握住娘的手,“娘,你若不想,管他是褚大福还是朱大福,我们都不嫁。”

周氏的眼泪更加汹涌了,伸手将她抱紧在怀里,“傻丫头,你奶有句话说得对,家里没个男人不行,不行啊!”

想到什么的她抬手擦了擦眼泪,严肃的看着闺女,“若让你在你小叔和褚大福之间选,你会选谁?”

这下换作萧氿懵逼了,敛下的眸子微颤抖了一下,脑中涌溢出不少关于她这个小叔的事。

在萧家,除了爹娘,就只有这个小叔对原主多加照顾了,尤其是在爹去当兵这两年,若不是有小叔处处照拂,原主跟娘早就被恶毒的奶给吃了。撇开远的不说,就她来这半个月,小叔每次回来都会偷偷塞东西给她,就怕她在夜里饿得睡不着。对娘,小叔也十分的尽心尽力,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,除了她和她爹,再无人对娘这么好。

可小叔不管有多好,在萧家,始终都有一个邱氏在。

虽说褚家的长辈不一定如传言中说的那么良善,但有一点至少可以肯定,娘不会一辈子受人指点,心里的负罪感也会少去很多。